MENU

捣衣声

2018 年 09 月 16 日 • 散文随笔阅读设置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中秋的脚步近了,鼻翼飘过一阵清香,究竟是月饼的香味,还是思念的味道?似乎听到了《春江花月夜》中的捣衣声,节律的声响,一击一击的击碎被匆忙步伐包裹的心灵。身在西安,也就是这几日的时间,虽是入秋,却有一种凛冬将至的错觉,一场秋雨,仿佛是聚会的舞曲,又像是教堂祷告的钟声,只不过聚集起来的既不是舞会者,也不是虔诚的信徒,而是一群欢快的冰冷精灵。

想起老家有一座石桥,越过它就是大片的稻田,清澈的溪流从石桥下流过,而每天傍晚时分,村民们便借着溪水,把衣物摊平在光滑的石板上,用棒槌敲打着衣物,啪、嗒、啪、嗒...隔壁的大婶似乎忙着回家做饭,敲击声急促而凶狠;她旁边的大叔正边敲边喝止一旁戏水的孩儿不要涉水过深,敲击声断断续续,手法显然不及一旁的大婶娴熟。不同人的捣衣声都有不同的性情,听一听似乎就明白他今天心情如何?又是哪家哪户的谁谁谁。

有时在宿舍的洗衣房里,将满盆的衣物倾倒在洗衣机中,听着全自动洗衣机千篇一律的转筒声,就会无比怀念起家乡的捣衣声。或者说,如今再也听不到那么淳朴,而充满性情的声音了,也许,捣衣声,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家的呼唤吧。它活在我人生的每一个角落,在记忆里、在梦里、在床底下,或是藏在云后,躲在风中,隐匿在繁密的树叶中,悄悄趁着恍惚之时,借着思乡的节日,潜入心底里捣个乱,搅个天翻地覆,然后又逃跑的无影无踪。

不论是月饼的飘香,亦或是隐隐约约,有节律的捣衣声,还是秋季校园刮过的一阵阵寒风,都是回家的诱惑。在这个夜晚,远在南方的父母,是否也在向我一样,望着月亮,思念着彼此。

而此时此刻,父母应该忙着堵住窗口的漏水,来势汹汹的超强台风“山竹”正在咆哮,撕裂着途经的一切。而夜晚,西安的宿舍是很安静的,我正塞着耳机听着音乐躺在床上,书写着这段文字。拉上床帘,点上一盏灯,就是属于我自己的空间。可是那种狂风撞击玻璃的“砰砰”声,我依旧能感受到,似乎有一根无形的绳索,把家和我这个独处的时空连接起来。我的感官变得无比锐利,我似乎回到了那个相隔一千三百多公里的家,正倚靠在那张铺着柔软床垫的实木床上,听风听雨。

希望我的亲人们都能安然无恙,然后呢,在上学的,享受不用上课的喜悦;在上班的,享受“休假”的待遇;在家中的,享受呼风唤雨的乐趣。愿所有的期许都能应许,所有的梦想都能实现,然后回到家中拥抱父母,一起共进晚餐。

最后编辑于: 2020 年 03 月 02 日
添加新评论

已有 18 条评论
  1. 台风。。。所以是广东的小伙伴吗

    1. @Gazzz对呀对呀,家在深圳呢,莫非兄弟也是广东的?

    2. @Gazzz老哥的博客很赞呀,你也是西电的?

    3. @yelbee珠海~ 不过现在在外面读书。 西电的话其实算很有渊源呢,之前看考研课和做项目搜资料的时候西电的出镜率很高哈哈哈哈,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4. @Gazzz哦,原来如此,厉害哦( • ̀ω•́ )✧

  2. 写的真好,感谢博主

    1. @天津网站建设哈哈,没有没有,有感而发随便写的

  3. 怎么随便路过的博客,博主都是广东人…瑟瑟发抖(´இ皿இ`)

    1. @mikusa啊,发重复了,这条删掉

    2. @mikusa啊哈是嘛,你也是广东的么,在哪里呀

    3. @yelbee不,我是隔壁的(ㆆᴗㆆ)

    4. @mikusa哦猴,是嘛,是隔壁的小姑娘嘛(〃'▽'〃)

    5. @yelbee是大老爷们#(高兴)

    6. @mikusa哦My god,我捕获到一只(可爱的、卖萌的)大老爷们儿 !!!∑(゚Д゚ノ)ノ

    7. @mikusa啊上天啊,明天就双12了,快赐予我一个妹子吧

    8. @yelbee妹子是不可能有的,放弃吧@(阴险)

    9. @mikusa呜呜呜(;へ:)

  4. 怎么随便路过的博客,博主都是广东人…瑟瑟发抖(´இ皿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