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成长而非「洗脑」

2020 年 10 月 23 日 • 文学,日记阅读设置

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踏上了一辆开往着未知旅途的巴士,华为是一所怎么样的公司,成为他的员工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吗,我之前的抉择是对的吗?

错落排布的欧式城堡优雅地矗立着,微微吹拂过脸庞的阳光,轻抚着我个刚刚踏入的华为人,遍布园区的植被似生命之灵护佑着园区,播撒着每一位在园区工作的华为人。没有鳞次栉比的写字楼的带来的压迫感,带来的反而是一种淳朴平和的曲调,一种能直视技术核心的直觉,此时此刻,在这里,是一块充盈着旺盛生命力和创造力的土地。

我一直在想,华为作为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一个依靠核心技术创新立足世界的科技型创新公司,它为什么会如此优秀?为什么美国会如此害怕它,为什么要动用恐怖的国家机器来制裁它?

在NEO培训前,也在其他企业实习过,也了解到身边很多同学的经历,我们得出了普遍的认识,新员工的培训从某种程度来说就是「洗脑」,公司会“强迫”新员工接受它的价值观,甚至我们会在某种程度失去自我。但同时我也抱着期许,也许华为并不是这样的,虽然我们总把华为的“狼性”挂在嘴边,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在开班的时候,我当上了小组长也兼任了摄影师的职责,从一张张的照片上,我能看到艰苦的培训下一颗颗疲惫不堪的心,但却仍旧追求卓越、充满激情、永不言败,我打心底里敬佩身边的同学。也许,就是音乐声响起的那一刻,我们依旧蹦蹦跳跳,大家都笑的好开心,好灿烂。拿起话筒,拿起拔河的绳子,拿起一袋袋的宵夜,拿起筷子,拿起那个沉重的微波炉、砧板、菜刀的那一刻,我们依旧是那个最好的我们。

我不在乎现在的我们是怎么样的,因为这只是刚刚启航的我们,也许为期五天的NEO培训结束后,若干年后,也许拥抱着是天堂的天籁之音,也可能在人间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甚至在地狱遭受着痛苦与煎熬,谁又知道呢?与华为共行,亦或是未来有其他的选择,这谁又能说的准呢?谁能跟我们说,我们的未来已然板上钉钉?但是我们那种坚韧、拼搏,会一直引领着我们始终追求卓越,不甘于平凡。

「洗脑」永远都是最蠢、最笨、最没有价值的事情,优秀的员工身上必定有那种维持他优秀的特质,培训要做的就是发掘,培育,让它茁壮成长,从而让一批批企业的骨干快速成长,从而成为企业的未来,而我们这些新鲜的血液,注定会给企业带来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设计的积分激励制度非常合理的激发了大家参与的激情,课程也不是填鸭式的灌输,课堂穿插的讨论,很好地引导了大家的思考,而辩论赛则是非常棒的安排。在我们的三个命题:「满足客户需求,还是严格执行流程」、「艰苦奋斗是否需要加班」、「物质激励还是精神激励更能鼓舞员工」,都与我们的未来的工作生活息息相关。对于我而言,刚从应届生正式步入社会,需要完成一个身份的转变,也就是刘波老师所说的从自然人转变为企业人,从一介书生转变为社畜。而这些极具思辨色彩的辩题可以帮助我去思考我应该如何适应这种身份的转变,如何去辩证地思考一个多维立方体不同位面之间的关系,如何去应对以后工作中可能会出现的矛盾。

我们班上有因为拔河而扭到腰部的同学,朝六晚九、三公里的跑步、俯卧撑是对肥宅的我们极大的挑战,画家们为了完成Digi Truck而放弃休息,虽然很累,但是我们都还是坚持过来了不是么?

短短的五天,我们学习了公司的核心价值观和相关条例,历练了体魄,锻炼自己的批判性思维,在极度压缩的时间里,我们完成了一个又一个挑战,我相信这五天就是我们对“奋斗”最好的阐述,我希望我们都能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必定有所作为。

而拥有蓬勃生命力和无尽创造力的人才的华为又何惧威胁,再难的技术攻关,难道不是依靠人才吗?所以能在最艰难的时候进入华为,是我的荣幸。

我很庆幸,走出华为大学的不是一群被洗脑乌合之众,而是一颗颗终将成长为参天古树的种子。

最后编辑于: 2021 年 01 月 2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