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火鸟下的学术殿堂

2019 年 09 月 01 日 • 哲思阅读设置

来港也有几天了,明天就要开学了,但最近可谓对于香港的负面消息接连不断,废青们肆意破坏社会秩序和公共交通,他们极端化的行为和思想一度让我对香港的教育忧心忡忡,究竟是怎样的教育造就今日的一代青年?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为了表达自我诉求和权利,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去制造混乱,而非理智批判?

熊熊的火焰只会带来灰烬,黑色的染料只会引来公愤,而武力和言语的侮辱和谩骂,只会给香港带来无尽的暴力和混乱。我们可以看到某些媒体们扛着摄像机挥汗淋漓、尽职尽职地捕捉警察打人的画面,它们放大镜头,拍摄下这些血腥的画面,在今日头条上展示骇人听闻的镇压事件;而一些参与运动的人们,噢,这些被称之为烈士的家伙们,英勇地向警察们投掷燃料瓶,阻塞交通、地铁和机场,打碎玻璃,用白纸黑字给所有的墙壁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这是多么伟大而无上荣光啊!

我一点也不怀疑,他们会将孔乙己视为榜样,学习他那恼羞成怒的精神,去面对所有指责和嘲笑他的人,因为“茴”字有八种写法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难道你们不这么觉得么?噢,这可太不幸了。我当然知道,是的,中国政府并不完美,曾经闹过饥荒,有过压迫、腐败、专制和不平等,有各类忌讳的话题和雷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现在不是一个称职的、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更不妨碍他带领着中华民族走向民族复兴的道路。经历过曲折,方知道把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才是王道,如今基础设施建设遍布全国,高科技产业蒸蒸日上,人们的生活水平和幸福感逐日提升,这是身处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位中国人都能感受到的改变,相比于建国时的人们来说,我们真的太幸运了。

科大的迎新会上,史伟校长说,“你们不用叫我领导,我当然知道这个词在内地意味着什么,但是在科大我们不用这个称呼。相对于校长,我的身份更多地是航天系工程教授,是你们的老师,和你们一样平等。”

“我希望你们以后能成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昨天我收到两封email,是欧洲的大学发来的,问我我们学校是不是被烧了。”

如果有什么我要对香港同胞们说的,我想说,在香港这片土地上有许许多多像史伟校长那样有趣的灵魂和智慧的头脑,你们是幸运的;而你们拥有世界级的港口和金融中心,吸引着全世界的人们前来学习和就业,也吸引着外资的流入和投资,你们是幸运的。但为什么如今竞争力下降,经济发展疲惫,社会矛盾日益加重,贫富差距加重,生活水平攀升?而遣送中央的条例真的是十恶不赦吗?一些历史性的问题,你们真的有认真考究过吗?矛盾的根源究竟在哪里?相比于将矛头对准政府,你们应该多从自身寻找原因,这很重要。

当我步入校园之时,经过科大那个标志性的火鸟时,我总会隐约地看到一只涅槃重生的凤凰猛地展开翅膀,将潘多拉的魔盒吞入肚中,然后冲入云霄,发出雄狮般震耳欲聋的声响,抖落的羽翼从空中缓缓飘落,化作赤红的鳞片,划破一切的愚昧与黑暗,播下智慧和希冀。

Badminton

这也正如我在科大校园里看到的那样,充满挑战性的课程正在前面和我招手、全英文的环境熟悉又陌生、和蔼可亲的教授微微一笑,说放心,我会严格到让你们没有时间的概念,还有来自全世界的学生们一同学习、生活和活动。在这个远离政治风暴中心的地方,最适合潜心学术,磨砺心智,提高智慧,培养对知识崇高的信仰,以热枕之心去学习、生活和思考。

如果未来有一天,我希望火鸟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告诉我,一切安好。

最后编辑于: 2020 年 03 月 02 日
添加新评论

已有 2 条评论
  1. 人家明明在争取自己的权利。

    1. @repostone o(TωT)o